当前位置: 海口资讯之窗 > 艺术 >
2019 06-21

2019北京艺术书展:大众也可以进行艺术书的创作

Comments 阅读:

  如果从未参加过任何艺术书展,并对这个领域事先没有了解,走进2019北京艺术书展会有些摸不着头脑。花花绿绿的小册子、杂志和书籍,印着各国语言,即使语言无障碍,翻过也很难理解其一二内容。和文创产品一样,它们也被出售,并且有些价格并不便宜,单册上百到千元不等。

  艺术书展,艺术的气质多于图书。就像观看任何现代艺术的展览一般,头顶问号徜徉在只能以美学解释的环境当中,大多展品令人费解却赏心悦目。参展和观展的多是艺术创作者或相关机构,不管是作品还是气质,都透露着时尚气息与表达欲。

  一进展厅看到的Grrrl Zine Fair就很特别。创办者Lu Williams来自英国伦敦,着重关注D.I.Y文化、女权主义和⼯人阶级文化,以Zine为主要的创作和表达方式。Grrrl在三年时间里持续收集众多以⼥权主义议题的Zine,拥有了⾃己的图书馆。此次出现在北京艺术书展,是Grrrl Zine Library首次在欧洲以外地区的曝光。

  混水钓虾场也是此次艺术书展的特殊组成部分,由草率季·台北艺术书展策展人黄伟伦策划。“钓虾场”是台湾常见的民间娱乐场所,在“混水钓虾场”中,各种自出版的小册子被绑在透明充气沙袋上,似乎在表达读者寻找读物的过程就像钓虾一般。当然这只是笔者自己的理解。

  除了一些特别关注单元,会场中更多的是展示销售自出版作品和文创产品的摊位。

  插画师小杜子从国外学成回来不久,她将自己的绘画作品制成明信片、布包等文创产品,通过书店等途径出售。

  在现场手制书的Emily引起了笔者的注意,在她的展位前摆放着整套手制书的工具以及一些微型作品。Emily读大学时接触过一门书籍设计课程,那时她就对艺术家手制书产生了兴趣。她在出版社做美编时利于业余时间做手制书,领导也很支持她的爱好。她读过日本手制书艺术家山崎曜的著作后,很喜欢他的作品,后来偶然的机会知道了山崎曜的邮件,便试着联系。

  后来他们发现,在彼此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,两人同时做过一本材质和主题都类似的手制书。山崎曜很惊讶,问她是否愿意做自己的徒弟,说自己的孩子都不愿意学习继承这门手艺。

  Emily讲到,山崎曜的老师辈在巴黎学艺,所有的制书步骤和节奏都需要严格传承。“但我老师就会做出改变,比如他会用麻布来做法式精装,但这在西方制书传统中原本是不能被接受的。从单纯的装帧到自主创作,也是发展的趋势。”

  “书的包容性很强,它的结构,其中的插图和文字都可以用来表达自己的想法,所以其他门类的艺术家也会尝试艺术书这种表达方式。把’艺术家手制书’概念较早引入中国的是艺术家徐冰。”

  2012年,“钻石之叶——全球艺术家手制书展”是国内首次举行的大规模国际艺术家手制书展览,徐冰的手制书作品《天书》也是参展作品之一。

  “艺术中国”关于此展览的报道中提到,“‘艺术家手制书’(artist books) 是一种以’翻阅’为基本形式的艺术,是将文字阅读与视觉欣赏以及材料触感自由转换而溶为一体的艺术,或者说是介于几者之间地带的艺术。它与艺术类画册和有插图的书不同,它是通过艺术家(个体或与作家合作)对’图书空间’的巧思,独到的整体设计,亲手排字、绘制、印刷直到装订。”

  “尽管艺术家早在几个世纪前就开始活跃于印刷和制书的领域,但是‘艺术家手制书’作为一个专门术语是在20世纪晚期才出现的。关于这种艺术形式的起源,大多数研究者认为英国的著名艺术家和诗人威廉姆·布莱克(William Blake,1757-1827)是最早的发起者。布莱克和他的妻子凯瑟琳自己动手书写书籍文字、绘制插图、进行印刷、着色并且装订,这种手写和手绘形式的出现史无前例,创造了十分生动和深刻的作品。这些作品为日后的艺术家手制书设定了基调,将文字、图像以及形式的整合与自己印刷、自己发行连接起来。所有这些因素作为艺术家手制书的关键概念保持至今。”

  在日本学徒一般两三年出师,但Emily因为不能长年在日本,所以从2016年开始每年都会抽空赴日本向山崎曜学习。后来她创办了自己的工作坊“BOOKPLUS艺术家手制书空间”。在她看来,“不是说必须是艺术家才能来做手制书,它对大众来说也有收纳整理的作用,不一定需要很高的艺术造诣。所以我在工坊会强调创作,而不是装帧方式。因为方式有很多种,最重要的是想表达什么内容,方式是服务于内容的。很多学员的创作让我觉得非常惊喜。”

  Emily说国内专事手制书的最多有20来个,但每个人的方向都不太一样。专门创作的人更少,因为需要其他方面的经济来源。她除了在工坊开设课程,还有一家自己的淘宝店出售制书材料,其中很多都是自己找工厂做的。

  不过2019abC北京艺术书展中绝大部分还是印刷品。“艺术家手制书和这些印刷品还是两个领域,虽然都是创作。前者不一定是孤本,但目前大部分还是孤本或者限量本。也不一定是纯手工,而是希望翻阅的过程表达自己的理念。比如有一本书,艺术家将每一页都按照一定尺度裁一个角,原本整齐的角就变得不整齐,想表达的就是个体和集体的关系。印刷品更多的还是属于自出版领域。”

  同Emily的一番对话后才明白应该如何读懂那些小册子,来到“欧洲艺术出版新鲜速递”单元,发现了一些有意思的自出版图书。

  On Books,这个标题有双关之意,一方面是对书的思考,另一方面真的是“在书之上”。

  艺术书和普通图书有着本质不同但又有很多相通之处,艺术家赋予“图书”这种形式新的玩法。在纸质图书和电子图书日益明确区分各自功能的趋势下,纸书也更加重视装帧的艺术感和用户体验。艺术家手制书的一些想法也被出版业借鉴。比如近两年的btr的《意思意思》和《答案之书》,用传统出版的眼光来看,则很难理解,但如果看多了艺术书,便很容易明白其中的玩法。

  虽然这只能算作传统出版转型的一小分支,但目测将来会有更多的新奇借鉴方式来吸引读者和市场的眼球。

如果你觉得文章不错,您可推荐给你的朋友哦!

上一篇:《艺术永不眠 下一篇:时尚与艺术 一拍即合 CULTURE
  • [艺术]时尚与艺术 一拍即合 CU
  • [艺术]2019北京艺术书展:大众也
  • [艺术]《艺术永不眠
  • [艺术]感受艺术魅力_内蒙古晨报
  • [艺术]海艺校 免费圆你艺术梦
  • 公益广告